玉姐玉婷

目前
三次元本命JR
二次元本命黄少天

【逸真】陷入纯真(梗、大纲文片段、现代AU)

霸道逗比总裁风天逸X纯真智慧秘书羽还真

 

因为我没有完整看下来天空城,是的,我只看逸真cut,所以ooc都是我的,也因此可能感觉不准。总感觉《陷入纯情》的人设非常适合风天逸与羽还真,台词也都非常符合两人的气质,想想就激动,所以我,嗯,搬来套了套,ooc都是我的,如果食用不舒服,先抱歉啦。

并且,这只是个想法,估计是没时间写的,哪位善良的太太能写出来就好了……

啰嗦完了,进入正题:

原本狂拽酷炫的冷酷睿智霸道总裁风天逸,在移植了张显宗的心脏后,对羽还真一见钟情,见面必然开启逗比总裁痴汉模式。

 

上辈恩怨及人设:

风天逸的父亲建立了南羽集团,病逝后由风刃暂时监管,风刃一边照顾风天逸,一边对抗想要吞并南羽集团的由白雪掌舵的白霜集团。就在风刃将南羽集团转危为安时,秘书雪凛突然背叛风刃,南羽集团被白霜集团吞并,风刃也因此一病不起,很快病逝。风天逸发下毒誓一定要拿回南羽集团,从此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学习和奋斗。结果,不幸再次发生,风天逸在二十岁时被查出遗传了风氏的遗传性心脏病——风天逸父亲和叔叔风刃都死于这个病,生命迅速进入倒计时。从此,风天逸摒弃感情,变成了彻头彻尾冷血无情的商人,为的就是能够在有生之年打垮白雪,夺回南羽集团。

风天逸在资本大鳄天机集团就职,能力非凡,不择手段,8年间迅速成为资本界让人闻风丧胆的“冷血羽皇”,翻手间就能覆灭无数公司。

在风天逸28岁这年,他终于带领天机集团成功成为白霜集团的最大债权人,准备收割白霜集团;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随时可能倒下,与他匹配的心脏也一直没有找到,风刃曾经的专属医生裴钰无数次劝他好好休养,他的首席助理向从灵也劝他放缓速度,但是风天逸选择继续战斗,收购白霜集团的时间也一再压缩。而故事也在这时开始了……

 

羽还真是雪凛同父异母的弟弟,他的母亲是雪凛父亲的第二任妻子,羽还真跟随母姓。雪凛对他们母子很照顾,姐姐雪飞霜也非常疼爱羽还真,因此羽还真的性格非常好,纯真有爱心,但是智商在线。

雪凛去世后,雪家很快没落,羽还真也放弃了最爱的工程设计,考了商学院,最后在白霜集团当了总裁秘书,秘书科科长,即白雪的秘书。能力很高,比较受信任。

 

白庭君的设定调整为白雪的远亲,非常远,可忽略不计,顶多就是在白庭君毕业后给了他白霜集团总部的法务科工作,但是白庭君是个学霸,又很努力,很快受到白雪的信任,升职很快,故事开始时已经是法科科长。

 

白庭君的父亲曾经是雪家的司机,所以跟羽还真是竹马,一直暗恋着羽还真,但是因为自卑自己司机儿子的身份,觉得配不上小少爷,所以暗恋一直没能说出口,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站在他身边,关心他。而对羽还真的暗恋,也是他发愤图强的动力,以至于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

 

张显宗跟羽还真也是竹马,两人在小学时第一次见面,张显宗就对羽还真一见钟情,从此明白了公转的意义——羽还真是太阳,张显宗围着他转。忠犬代言人。羽还真的未婚夫。现役刑警。

 

羽还真与张显宗非常相爱,白庭君对张显宗心中有着嫉妒。

 

雪飞霜与张显宗是同事,刑警队队花。

 

易茯苓是羽还真的同事,同为秘书科成员。

 

彼岸花此故事中是腹黑女,对风天逸的感情没有结果,后来爱上白庭君。是风天逸的第二助理。

 

故事开始:

风天逸狂拽酷帅的来到白霜集团。秘书科科长羽还真彬彬有礼的将风天逸一行人挡了下来,理由是没有预约不能随意见到白雪总裁,原来白雪等人正在商议如何应对风天逸,羽还真负责拖住他们。

风天逸看着这个进退有度的小秘书,虽然有些许欣赏,但是挡了羽皇的路,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紧接着,白雪等人商议完对策,风天逸等人被许可进入会议室见白雪等人。

羽还真带着秘书们为风天逸等人送茶水时,风天逸注意到他给自己送的是冰水,有所疑惑。会议结束后风天逸走到羽还真身前,羽还真被他打量的有些别扭。

风天逸:你怎么知道我冬天只喝冷饮?

羽还真:(犹豫了一下,不看风天逸)我记得哥哥以前只给少爷准备凉的。

风天逸:(一愣,看了看羽还真胸前的名牌)羽还真……难道你是雪凛的弟弟?

羽还真:(转身正式看向风天逸,笑容恰到好处)问候晚了,我是羽还真。(行礼)

风天逸:(嘲讽的嗤笑)真是世世代代当仆人啊,这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恶毒的面对羽还真)听了你哥哥的事情我真是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呢,因为气过头了,我还没来得及报复他的,他怎么就死了。

羽还真一直低眉顺眼的表情平和。

风天逸:这是多么欢喜的缘分呐。

羽还真:(微笑)谢谢您欢迎我。

风天逸:我怎么能不高兴呢,背叛者的弟弟竟然在这里遇到!这么看好像是有点像雪凛呢,包括那个恶心人对白雪的忠心!(讽刺)啊~如果像哥哥的话,你应该也很擅长背叛吧?

羽还真:(努力笑笑)这个吗,我一直只学哥哥的功不学他的过。

风天逸:(开心的笑)是吗?迟早要看看你学得有过好。(自然的抬手捏住羽还真的脸)我会尽快联系你,单独见个面。

风天逸说完,信步离开。

羽还真见风天逸离开才松了一口气,易茯苓连忙扶住他。

 

后来,风天逸陷害羽还真,让白雪以为他背叛自己,但是白雪也知道了风天逸患有心脏病的事情,于是也利用羽还真,摆了风天逸一道。结果导致风天逸气的当场病发,被送入医院。与此同时,张显宗遇到车祸,肇事人员逃逸(后来发现是凶杀),也被送进了医院。张显宗抢救无效,心脏捐献给了同样命悬一线的风天逸。命运开了个大玩笑。

风天逸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因为张显宗心脏的原因,不再是原来唯利是图冷血冷心的霸道总裁,也渐渐有了人情味。而更无语的,风天逸发现自己竟然对羽还真心动,看到羽还真就想宠着他,完全没有办法想别的事情,开启了羽还真以外霸道总裁羽还真面前逗比总裁的模式。

 

然后,风天逸想要改过自新,不再做那个冷血无情让无数企业破产让无数家庭受创的“冷血羽皇”,羽还真看到了他的诚心也开始帮助他。但是白庭君跟他对着干,想要搞垮他,更想要夺取羽还真的芳心。期间发生许多又虐又狗血的事,唯一不变的是风天逸对羽还真的感情越来越痴汉,即使知道了自己这个心脏是来自于羽还真的未婚夫张显宗,依旧无法遏制对羽还真的爱。

 

例如:

风天逸:其实我也有话要说……

羽还真:什么话?

风天逸:我喜欢羽还真。看到你就紧张,就心痛,看到你就会觉得惭愧内疚,看到你就会想要成为好人,好男人。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对吧?

 

风天逸:有同事但没有朋友,和女人睡觉但不约会,有会议但没有对话,有命令但没有拜托……我就是那么无聊地活过来的。

羽还真:为什么那样生活呢?因为复……仇?

风天逸:可以这么说吧,但其实是因为,找不到不那样活的理由。

 

风天逸对羽还真表白:这种感慨万千的时刻,除了你也想不起来别的。有点奇怪呢。早上起来的时候,阳光很好的时候,吃到好吃的,听着音乐入睡的时候,这些美好瞬间都会想起来某个人,有点奇怪,也很神奇。你向我靠近一步,就一步,好不好?我们慢慢地,慢慢地,开始吧。

 

被白庭君警告不要像苍蝇一样围着羽还真转时,风天逸气的跳脚。来到羽还真面前,气恼非常的盯着他,向从灵简直想躲开。

风天逸:向从灵!你给我去买增高垫!TMD我竟然比那个混蛋低!

向从灵:啊?

风天逸吼完向从灵又瞪着羽还真,羽还真莫名其妙。

风天逸:(对羽还真)你到底有什么魅力啊?个子不高,身材不好,都是肉,到底有什么魅力大家都围绕着你转,为你拼命啊。

羽还真:(不解)你说什么呢?庭君哥哥跟你说什么奇怪的话了?

向从灵:我不存在我不存在我不存在。

风天逸:(抑郁)那个……

风天逸想到了白庭君对他警告的话: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爱人身边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人。

想到这里,风天逸更加生气,在羽还真不解的目光中抱怨。

风天逸:妈的,这么好的台词应该让我先说,他才是臭苍蝇!特么的,心情超级糟糕。

羽还真:到底怎么了?

风天逸:(别扭)没什么。

羽还真:虽然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但好像是因为我才会这样,我向你道歉。

羽还真真诚的向风天逸道歉,嘟嘟脸都变得楚楚可怜了,风天逸看着这样的羽还真,心脏狂跳,简直要疯了。

风天逸:你快给我停止散发魅力!你这个魅力球!

羽还真:啊?

羽还真那个无语兼不懂,风天逸又搞什么鬼。

向从灵实在看不下去,对着风天逸急呼呼的喊: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给你买增高垫还不行吗!给你买一打!

 

为了帮助风天逸争取工人们的选票,工人们的理解,羽还真带着风天逸参加他努力组织来的工会员工的酒席,席间工会主席喝多了,借着酒劲说风天逸冷血无情巴拉巴拉巴拉。羽还真也有些喝多了,点头赞同,风天逸简直要气死了。

风天逸:你怎么也这么说?

羽还真:(指着风天逸)他这人多坏啊。

风天逸气的无话可说。

羽还真:(继续指着风天逸)欲望那么多,自己想说的话都得说出来,其实就是个一点都不懂事的小学生中的小学生嘛。

工会会长:(也指着风天逸)你当时来我们工厂,说要炒掉我们所有人,肯定是真心的。

羽还真:(点头)真心的!绝对是真心的!

风天逸不可置信的看着羽还真,认真考虑自己“屈尊降贵”跟他来这个酒会的意义时,羽还真又说出让他震惊的话。

羽还真说风天逸:所以,风天逸是一位不会说违心话的人。

风天逸惊讶,工会会长也有点惊讶,羽还真一脸纯真的自说自话。

羽还真:风天逸说要救公司的事,真的是真心的,我可以保证!因为他心理年龄还在九岁,所以不太会说话,但是为了救公司,他真的熬夜看资料研究方法。虽然因为心脏不能过劳,但真的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拼命努力想办法呢!

风天逸闻言这才有些嘚瑟的挺了挺胸。

羽还真:你们就相信风总的真心吧,给一次机会吧!

结果,最终,因为心脏而不能喝酒的风天逸,带着喝醉的羽还真,迷路了~~~在路边的休息椅上等着向从灵根据位置来接他们。

风天逸看着毫无防备靠在自己怀里醉的不省人事的羽还真,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感动。

风天逸:你怎么这么相信我,睡得这么太平啊?

风天逸说着那是又嫌弃又不开心,但是眼睛里是满满的宠溺和爱。

风天逸:你这样我可不太开心。我到底算什么啊,你这么累。

羽还真梦里低语了一句:是风天逸啊。

风天逸听见了,特别无奈又无力。

风天逸说:该拿你怎么办啊……本来想好好保持距离好好想一想的,现在该拿你怎么办啊,真是的……(这个时候风天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脏来自于羽还真的未婚夫张显宗,想要保持距离,但是,嗯,并无法抗拒还真的魅力)

风天逸无奈的叹息完又露出不好意思又幸福的表情:可是还是希望这个特殊的感情是完全属于我的……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心脏……羽还真,你对我真的有意思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真的有一点点的喜欢我……你也会希望不是因为这个心脏而造成的风天逸,而是一个真正的风天逸吗?是那样吗?

风天逸看着睡过去的羽还真问道:我真的只是风天逸吧?

羽还真在梦里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笑了一下,嘟囔道:是风天逸。

风天逸听到,很温柔的轻轻捏了捏羽还真的脸:你可是回答了哦。

 

风天逸后来发生了很严重的心脏排斥,他祈求裴钰:我终于有了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所以,裴叔叔,救救我……救救我……

 

风天逸对羽还真说:你怎么是包袱?你是我人生的礼物。

 

当羽还真知道风天逸的心脏是张显宗的心脏后,要离开他,风天逸崩溃了。

风天逸:活下来又不是我的错啊,但是我为什么要失去你……

 

当风天逸为了对抗白庭君,就要面临审查时,他对羽还真说:明天我就会变成穷光蛋和有前科的人,这样你还是会爱我吗?

羽还真笑了笑:罗斯福总统的腿突然有残疾的时候,这样问过他妻子——我的腿一辈子都会不方便,这样你还会爱我一辈子吗?当时夫人说,我就只爱你两条腿吗?

说完羽还真抱住了风天逸:我们不是说好即使会疲惫会累也要相爱的吗

 

【注:情节和台词基本都照搬《陷入纯情》,感觉真的很适合逸真(~ ̄▽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为了将逸真人设套这个剧情爽一爽~~~】

评论(8)

热度(17)